【双玄】我家媳妇儿总在死 六

深夜诗人:



什么都会的全能贺博士x NTR了自家哥哥的人鱼青玄




1、


贺玄醒来的时候,感觉上帝给他开了个玩笑,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旁边各种生化仪器齐全,打开恒温仓门,整整齐齐的码着成百上千的人鱼胚胎,在冷色灯下,晶莹剔透。


其中一个就是师青玄?


2


做孵化实验的时候,贺玄贼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培养皿失败了,师青玄可能孵都孵不出来。


就这么勤勤恳恳的工作了好多年,由于成功率极高,贺玄这个人鱼博士获得了一打的优秀员工证书。


3


人鱼孵化的成功率极低,这一个培养仓中的胚胎能成功一到两例都是令人惊喜的,贺玄每天看着哪些失败的实验,觉得哪个都像是师青玄。


  4


师青玄最终还是出生了,就在贺玄出去吃了个饭的时候,回来看到培养仓中其中一个胚胎,突然就有了生命反应。


手下的小青年,紧张的手都开始发抖了,这是他创造出来的第一个生命,贺玄内心一阵不屑,没见过世面


但是当他看到培养仓中逐渐成型的小人鱼的时候,自己也呼吸一滞。


5


这个世界,人鱼作为人类繁衍的补充物种而被创造出来,由于人鱼作为母体诞生的孩子精神力天生优越,因此,更加成为上流人员的首选。


帝国颁布了完善的法律保障人鱼的安全,近几年,由于虫族的入侵逐渐减缓,帝国进入了难得的和平期,因此,人鱼的研究工作进展顺利。


人鱼一般都长着冰蓝色的头发,区别和人类很明显,鱼尾会在成年的时候变成双腿。


但是,贺玄看到师青玄的时候,却是一头柔顺的黑色发丝,要不是因为银色的鱼尾,仿佛就是人类一般。


贺玄觉得自己之前白担心了,因为造物主仿佛生怕自己人不出来师青玄。


6


人鱼的长大需要好多年,这期间需要人类对其进行引导,教会他们基本的行为准则。。


贺玄自告奋勇的穿梭在教学第一线。


 


赤裸着上半身的师青玄,鱼尾隐藏在水面一下,眸子带着两分懵懂,贺玄从背后箍住师青玄的腰,然后另一只手贴上他的脖颈,有技巧的摸索着还不甚明显的喉结,然后一遍一遍的交给师青玄说话。


 这样的教学已经进行了一个周了,人鱼学会人类的技能需要一个过程,师青玄张了张口,但是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贺玄也不失望,抓住师青玄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和喉咙处,一遍遍的让他感受说话的时候声带的震动。


   师青玄依旧一脸不解的看着贺玄,突然指尖用了用力,那种仿佛摩挲喉结一样的动作,但是只是单纯的学习,他张了张口,一声清晰还带着点不确定的绵软的尾音的“玄儿”。


  


7


贺玄和喜欢在水下仰着看师青玄,穿着潜水服躺在浅海的海底,看着师青玄在自己上方调戏浅海的鱼群,静谧的海底非常适合谈恋爱和午睡。


 


师青玄最近沉迷上和贺玄博士一起去“冒险”,老是能发现一些很好玩的地方,他最喜欢那片珊瑚礁,有时候,贺玄还可以和他一起看到海豚。


贺玄抚摸这海豚的动作很轻,仿佛生怕把它们吓跑了,师青玄能听得懂它们说什么但是贺玄听不懂,师青玄会翻译给贺玄听,包括某个小海豚说她觉的人类都长得一个样,就像是人类觉得海豚都长得差不多一样


8


一般被准许领养人鱼的家庭都喜欢选择觉醒十四五年的人鱼,带回去培养几年的感情,等到人鱼性觉醒以后,就可以组成正常的人鱼家庭了。


 贺玄下午上班的时候,就看到研究所人员严阵以待的准备接受上级检查,原来帝国最年轻的中将,出身兵将世家的师无渡,今天被准许来挑选自己的人鱼。


  贺玄内心有点orz.


 


9


然而师无渡今天并没有亲自来选择他的人鱼,而是手下的一个少校代劳,所里的人员都传说,这位中将是少见的双s体质,是目前帝国的鹰派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年少的时候便对机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后报考了军事院校,进入军队系统后没有几年就崭露头角,加上背后的势力支持,上位很快,后来,在五年期和虫族的大战当中,立下赫赫战功,然后被提升为目前最年轻的中将。


 但是,也有很多人看不惯鹰派的作风,批评说这位将军打压同僚,人缘极差,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后来在水星基地保卫战时,ss 的体质驾驶的机甲水师号流畅的操作和无比精准的作战实况记录在星网上流传出来,帅气的身影一下子成为了九亿少年的梦,


人送外号水横天。


 


10


   那两天师青玄老是缠着贺玄,扯着他的潜水服说难受,不舒服。


   贺玄知道这是人鱼性觉醒的标志,贺玄看着总是往自己身上贴的师青玄,鬼使神差的没有推开他,反而拿手摸上了师青玄尾巴上的鳞片,带出了一阵的颤栗的呻吟。


 


11


贺玄最为饲养者陪着师青玄来带到了师府,一切都安排的很周全,就等着人鱼来到培养三年,就会成为这家的女主人的角色,师青玄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房间和属于人鱼的游泳池,别墅中有各种齐全的人鱼设备,包括人鱼椅,贺玄推着师青玄从走廊中穿过。


  阳光从他的发丝中穿过,带着些中世纪的深沉色调,师青玄眸子里的冰蓝色仿佛成为这一方中最明亮的色彩。


 


12


  师无渡回到帝都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了在自己家里已经住了三个月的人鱼,师青玄刚刚从水面上露出头来,鼓着脸颊,头发上甩出的水花溅了旁边一个穿着实验服的人一身,那人也不恼,拿着毛巾伸手把眼前脑袋上的水擦干,结果这人鱼突然凑近,噗的就把脸颊里的水喷了那人一脸。


  这是人鱼之间常见的嬉闹的方式,活泼的很,师无渡突然觉得老是死气沉沉的家里突然出现这么个小东西仿佛还是挺有趣的。


 


13


你是谁


师青玄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嗓音说不出来的熟悉,师无渡觉得这个声音仿佛在哪里听到过,可能是梦里。


 


知道他就是传说中那个得理不饶人的将军,师青玄仿佛一下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天晚上,师青玄第一次和师无渡一起吃饭的时候,缠着师无渡问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虫族长什么样子,肉能不能吃,机甲的强度,怎么操纵的等等,当师无渡讲到一些对战的经历的时候,那眼中的赞叹和仰慕仿佛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偶像。


师无渡看着好玩,问他说怎么样,难道你也想上战场不成,师青玄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能保家卫国那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好不好。


 


师无渡哑然失笑,人鱼注定没有这个权利,人鱼接受的教育应该是让让它们怎么适应人类生活,再有就是怎么做好一个内人的角色,显然,这位培养者就根本不是这么想的,他好奇的看了一眼贺玄,贺玄一口焖掉眼前的布丁,师青玄自然的把自己面前的也推给他,贺玄又是一口,然后把师青玄整个人抱到了人鱼椅上,推着他就就往外走,最后居然还给了师无渡一个警告的眼神。


那眼神太熟悉不过了,就像是母狮子护着自己的小崽子一样,师无渡暗道一声有趣,看着师青玄乖顺向他抱怨说还有话想和将军说。


贺玄摸了摸他的脑袋,这小家伙就不说话了,乖乖的回到培养仓中去了。


 


14


师无渡难得的假期,最近师青玄粘他粘的紧,贺玄发现师无渡好像很喜欢自己弟弟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像只花孔雀开屏那样,简直就是炫技,甚至还答应师青玄让他去看看自己的水师号。


师青玄早就期待已久了,拽着贺玄就说一定要去看看。


水师号站立在军用武装库的最中央,流线型的装甲设计在灯光下更展示出来非凡的战斗力。


孱弱的人鱼和坚实的机甲的组合纵使带出一种铁血柔情的感觉,就像是哪些峥嵘岁月都是为了眼前的景色。


师青玄激动的拽着贺玄的袖子,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满口的高达,汽车人什么的,贺玄一脸无奈的给他解释。


师青玄说将军简直就是世界上第二伟大的人,因为他守护了那么多人不受战火肆虐,师无渡低声问那第一伟大的人是谁,师青玄看着他,却有点不好意思


 


“对我而言,第一伟大当然是博士啦”


 


15


贺玄手艺特别棒,这是师青玄不愿意让师无渡带来的师傅做饭的理由,今天是元旦,还有三个小时就是新年了,师无渡最近和这人鱼越来越熟悉了,一样是将军府由于师无渡回来时间也寥寥无几,更是冷清,今年已经适应了人类生活的师青玄说一定要有过节的气氛才行。


师无渡一觉醒来下楼的时候,就看待整个大厅都变了风格,米黄色的窗帘,暖色调的壁纸,师青玄正坐在人鱼椅上整个人指挥者贺玄换台说要看动画片,看到师无渡下来,把刚刚泡好的水果茶递给他,氤氲暖和带着香味的水汽仿佛把心底最坚固的声音都融化了。


贺玄把水果剥好,递到师青玄的嘴边,师青玄转身一口咬掉,一把窝在贺玄的怀里,笑的无比的灿烂。


师无渡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这说好的是劳资的人鱼呢。


 


16


师青玄缠着师无渡撒娇说晚上吃火锅吧,这人鱼真的一点都不怕他,把今天来找师无渡汇报工作的副官惊呆了。


最可怕的贼龟毛的上司都居然还同意了,说你让贺玄准备就行了,我要有的忙,一边玩去。


师青玄高高兴兴的自己操纵者人鱼椅想要出去,师无渡看着他有点艰难的动作想要帮忙,但是师青玄却已经调整好了姿势,挡了师无渡的手一下,上司的表情有点微妙。


  谢谢,不过,我自己可以。


 


17


贺玄做出来的火锅简直一绝,那肉切的厚度正好适合涮,麻酱调的味道浓郁,汤底泛着骨头的香味,浓郁的飘散在真个擦桌上。


那一大一小仿佛已经垂涎三尺了,抱着自己的餐具紧紧的盯着贺玄准备下肉的手,仿佛大战在即。


只有贺玄栓出来的虾滑最好吃,师青玄一口吞下去,虾滑的柔软的触感和鲜味在舌尖上炸裂来开,仿佛能让人把舌头吞下去一样,师无渡仿佛想保持自己一直以来的威严,但是有忍不住诱惑,流露出三份的赞叹。


师无渡不动声色的从师青玄的筷子底下抢走了他没看到的肉,气的师青玄小声的嘟囔说你一堂堂的将军还抢我的好吃的,师无渡笑的一脸狡黠,然后就看到贺玄一勺子下去,整个个锅里就再也看不到一片肉了,生菜的叶子炫舞扬威的漂在上面。


 


师无渡看到整个餐桌上吵吵嚷嚷的样子,碗里麻酱已经被贺玄放上了整整一勺的辣椒油,辣的人整个睁不开眼睛,师青玄还拿着虾滑嫌弃师无渡搓出来的不够圆,温馨的气氛就像是所有的万家灯火中一样。


师无渡的父亲曾经就是帝国的将军,从小师无渡就被教育说要为了帝国和人民而战,但是这一次才仿佛明白了自己浴血奋战真正守护的是什么。


就好像那永远被封存的欢乐都因为这条人鱼的到来而被解锁。


 


18


师青玄可能是看了太多奇怪的东西,总之,这货贼中二,喊着什么为正义而战,贺玄一脸无奈的说是是是,然后继续给他上课。


这家伙这两天吵吵嚷嚷的要学会走路,贺玄虽然承认师青玄幻化出来的腿和从前一样一直很好看,但是人鱼学会走路依旧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不光是身体机能的抗拒还有精神上的折磨。


人鱼天生就对直立行走有天生的恐惧,但是师青玄好像很希望变成人类,贺玄把满头大汗的师青玄抱到人鱼椅上,问他为什么想要学走路。


师青玄擦了擦已经花了的脸,看着贺玄,他说真的想再变强一点点,能帮贺玄一点忙也是好的。


贺玄看着他依旧笑的坦荡的眼神,轻轻的掐了下他的脸,其实,你已经帮了我太多了。


 


19


吃完火锅的晚上,师无渡贺玄还有师青玄三个人诡异的组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师无渡开玩笑说老是将军将军的多见外,不然换个称呼吧,师青玄问道“那换成什么呢?”


师无渡说“来,你俩叫我声哥吧”


贺玄丢给他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师青玄却突然笑了,直直的看着师无渡的眼睛,清脆的就是一声“哥”


 


20


晚上,师无渡却把贺玄教到了书房,氛围突然就变得凝重起来,贺玄面色不善的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吧”


师无渡扯了扯嘴角,却突然哥俩好的搭上了贺玄的肩膀,这姿态,突然有点像是当年对待裴将军的姿态。


贺玄觉得这特喵的就有点诡异了,但是师无渡却是神态自然,声音里带了点正经“我一直没问你,你作为师青玄的教导者是不是有点失职”


贺玄后背一下子绷紧了,他知道,其实师无渡从见面的第一次应给就注意过这问题,因为师青玄见面的称呼居然是师将军,而不是“主人”


贺玄突然警戒起来,这么长时间不揭穿这个问题,现在师无渡提出来,这仿佛是贺玄的逆鳞,这个世界人鱼的世界观他真的接受不了,他也不认为师青玄最后应给成为那样子的人鱼。


要不是为了轮回结束,贺玄根本不可能让师青玄来到这个地方。


 


师无渡却突然笑了笑,看着贺玄的眼神有点复杂,“哪些没交给他的就不用教给他了,人鱼孕育的事情也不用教了”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师无渡突然笑了下,低低的笑了声,压在了胸腔里,闷闷的,“明天我就要到前线去了,其实我根本不想有什么后代,你们就保持这样就好了,其余的没必要”


贺玄看了他一眼,师无渡这样哥俩好的姿态,仿佛就像是家里成熟男人之间的知心对话的感觉都让他感觉很别扭,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这人仿佛是把自己和师青玄都当成家人了吧。


 


21


师无渡走的时候,和贺玄做了个简短的告别,却没有和师青玄说,等到师青玄一觉醒来的时候,师无渡的房间里已经空了,东西都整整齐齐的依旧保持的原来的状态,但是人和水师号机甲却都已经远在另外一个星球了。


师青玄呆呆的看着师无渡的房间,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仿佛就有点不对劲,怔怔,他问师青玄说为什么自己这么难受。


没由来的心里空落落的,就好像曾经的自己也曾守着这样一个房间,却再也等不回来一个人。


 


22


每个军人都喜欢闲暇时候和家里通话的时候,曾经师无渡看着副官掏出来女儿照片一脸兴奋的给人介绍自己的小女儿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当想到自己的家里也有亲人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就仿佛有了牵挂,从此那个地方就成了所谓的故乡,就成了心里的根,成了最不能放弃的地方。


师无渡就是人和人鱼的后代,所以他知道那种没有爱情只有责任的绝望家庭的感触,父亲年少离去导致他更不愿意回到帝都,但是这次回来以后周围的副官都能感觉到中将的变化。


果然家里有了人鱼就是不一样。


   


  师无渡看到了师青玄发来的电子邮件,他说哥,我学会了走路了,已经能在玄儿的帮助下走到门口了,今天他还帮着阿姨做了苹果派,虽然没有贺玄做的好吃,但是下次等到他回来一定要尝尝。


  他说看在师无渡是为了保卫世界和平的份上原谅他的不辞而别,下次这样一定要惩罚他,他还发了最近的一些小视频,师青玄在培养舱里,真正作为一个人鱼物种存在,他隔着屏幕做了个哥的口型,就这一个口型仿佛就戳中了师无渡心底说不出的东西。


师无渡把平板赶紧收了起来,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收敛不下去,还好周围没人。


 


23


师青玄虽然想念师无渡,失落了两天逐渐还是恢复了往日的活力,这天起床的时候,师青玄一脸兴奋的说看他的新发现,贺玄就永远记得那个画面,年轻的小人鱼纵深跃进水中,小尾巴调皮的敲击着水流,他双手趴在隔着两人的玻璃壁上,朝贺玄吐出来一个心形的泡泡,一脸浓的仿佛化不开的爱恋昭然若揭。


 


24


  不管他是谁的人鱼,他总是自己的师青玄而已。


  贺玄隔着玻璃轻轻的吻了下师青玄的额头。


25


  虫族的繁殖季节将至,整个帝都都蔓延着紧张的气氛,最近,防疫中心发布了高级预警,每当虫族大量繁殖的时候都伴随着疫病和辐射,请求广大市民做好准备。


  师无渡收到师青玄电话的时候,师青玄一脸紧张的问他最近战况怎么样,千万注意安全,师无渡笑,怎么,对你哥没信心,贺玄瘪瘪嘴,改不了的炫耀的德行,师青玄说不!我哥最厉害了。


  真是兄弟俩。


  师青玄拉着贺玄和师无渡说话,贺玄别扭的只想转过脸去,师青玄一把把他的脸掰向屏幕,道“你就别别扭了,哥,他就这样”


  师无渡笑了下,嘱咐两个人注意安全,等到事情结束了,去南山划船。


 


26


  师青玄总是慢慢的懂了很多东西,和其他的人鱼接触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来到师无渡家里,竟然是因为这个。


  师青玄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从来没想过原来所谓的家主的身份居然是主人。


  贺玄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脸忧心忡忡的师青玄,贺玄正想问他怎么了,师青玄却从人鱼椅上站了起来,直视贺玄的眼神,


 


“玄儿,你告诉我所谓主人是怎么回事”


27


  贺玄还是把一切都告诉师青玄了,包括师无渡是他的主人,师青玄说不,那是我哥。


  贺玄看着执拗的师青玄,轻轻的笑了一声,没事,你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29


最终疫病还是整个帝都传播开了,病人开始发高热,然后皮肤开始红肿溃烂,师无渡打电话来说最近所有人都尽量不要出门,师青玄看着神色慌张的众人,知道外面的状态也不太好。


晚上,副官来说最近的感染人群并不多,平民就更少,反而官邸人员发病率比较高,家里有人鱼的更是要注意,人鱼防疫工作的保护比人类更薄弱。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今天贺玄正给师青玄上课的时候,突然送下午茶的小姑娘,突然整个人一下子暴起,整个人用一种常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猛地冲向贺玄,谁知道贺玄居然比她更快,眼疾手快,反手猛地一下就扣住了姑娘的脖颈,一下子把她摁在书桌上。


赶来的护卫队都惊呆了,这种反应力和动作,说体质没有s都没人信,但是这人显然却是个文职工作者。


 


30


晚上贺玄却是被师青玄叫醒了,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有点模糊,却发现师青玄艰难的从人鱼椅上起身,推着自己。


贺玄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昏昏沉沉的怎么都清醒不了。


然后就是一整夜的兵荒马乱,等到第二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医生做了处理,打了防疫针,再加上贺玄体质强悍,整个人已经好了,翻身就看到趴在床边,已经睡过去的师青玄。


 


31


这场疫病来的快去的也快,等到天开始变冷的时候,就逐渐被治愈了,但是传播途径却一致是个谜,基本猜测是接触传染,但是具体的却没能有什么发现。


贺玄过了几天被师青玄强行当成病人的日子,表示,师青玄的手艺有进步。


 


32


虫族每次进入繁殖期以后,都会进入整个种族疯狂扩张的阶段,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将所有能找到的资源都洗劫一空。


今年繁殖期帝国已经建立的统一的战线,发誓一定要把虫族大军挡在安全地带之外。


战争进行的艰难但是极其的顺利,在民众的期盼声中,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整个帝都都恢复了一定的活力。


师青玄正和贺玄在一所聋哑学校里教一群小孩子游泳,师青玄看着那小团子咕咚一声摔下水来,动作轻盈的就把孩子从水里顶了出来,那小男孩不害怕反而咯咯的笑出声。


贺玄看着和孩子们嬉闹的师青玄,低头却看到师无渡发来的消息,战事即将结束,估计还有个半个月就可以会帝都了,说别什么事情都由着他弟弟,偶尔也要管教管教。


  贺玄悄咪咪的看不起他一下,然后就告诉师青玄这个消息,师青玄兴奋的说今晚就回去,说我们两个给我哥准备个欢迎会吧。


 


33


师青玄说要不要我俩拉小提琴给师无渡欢迎他回来吧,贺玄看着兴奋的不行师青玄,问他“你不怕我们的事情被你哥知道了?”


师青玄瘪瘪嘴“反正做都做了,他能把我俩怎么样”


 


从那个时候起,师青玄称呼师无渡从来都是我哥我哥,师无渡有的时候,想师青玄是不是也是把苏醒过来见过的第一个人当成最亲近的人,就像刚孵出来的小鸡仔一样。


不然他找不到自己弟弟不粘着自己反而更喜欢贺玄的理由。


34


灾难就爆发在这个晚上,师青玄的小提琴还没收起来,一个晚上,整个帝都仿佛灾难大爆发一样,无数人从睡梦中突然感觉一阵剧痛,然后八只巨大的爪牙猛地就从胸腔中爆开,脸上突然猛地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然后牙齿开始变形,逐渐形成了巨大的口器,四肢还没有完全被撕裂,挂在巨大的变异的躯体上,赫然是半个虫族的模样。


虫化之后就丧失了理智,开始疯狂的向外爬去,变化发生在所有人猝不及防的时候,街上不一会就充满了了各种恶心的虫类变异者和被口器咀嚼了一半或者被撕裂了的躯体。


这些人赫然就是之前感染了瘟疫了的一类人。


贺玄只觉得浑身发热,整个人的意识就变得迷迷糊糊的了,仿佛有个什么东西在争夺自己身体的使用权,霸道的很,贺玄开始调动自己的精神力抵御这东西的入侵。


压力太大了,贺玄仿佛回看到了曾经的各种画面,曾经孩童时候的师青玄还有飞升后遇到的师青玄,求着自己杀了他的师青玄,整个人头仿佛快要爆炸了一样,精神力猛地爆发,神经回路仿佛重新洗刷了一样,


玄儿,


恍惚间贺玄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唤自己,这声音仿佛一阵清风付过了乱七八糟的思路,贺玄感觉仿佛有个人轻轻的抱住了自己,他不停的唤着自己的名字,凉凉的发丝带着些海水的味道。


突然这身体却仿佛被什么外力拉扯着,贺玄下意识就要留住他,但是双手却什么都接触不到,贺玄着急的想要做起来,但是自己掌控不了自己的躯体,贺玄对着那东西猛地就是一声滚开,精神力仿佛爆炸了一样,拼命的想要把折不知名的东西寄出去,砰的一声,世界都仿佛安静了。


呼唤声和触感在一霎那都消失了,仿佛世界上就剩下了贺玄自己,然后贺玄就第二次的陷入了沉睡。


 


35


贺玄挣扎的醒来的时候,整个将军府一片狼藉,大多数建筑仿佛受到了什么大型物种碾压一样,成了一片废墟,贺玄忙看像师青玄的培养仓的地方,一地的海水和细沙,在阳光下闪着异样的光芒。


贺玄翻身起来,却发现整个帝都仿佛却都是这个样子,这个整个星系最发达的地方,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最凄凉的岁月,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只剩下了断垣残壁还有各种横七竖八的躯体。


贺玄想要不是看到过戚容的府邸说不定看到这种情景可能以为是地狱,贺玄花了很大的功夫在找到了帝都群众聚集的避难所,衣着各异的人瑟瑟发抖的躲在一个防空洞当中,狼狈不堪,贺玄在众多身影中找着他的小人鱼,周围崩溃的哭嚎还有绝望的啜泣,一种压抑的死亡的氛围蔓延在人群当中,谁也不知道这个地方什么时候会被虫兽发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救援。


贺玄叫着师青玄的名字,但是根本得不到回应,旁边一个女人,姣好的气质显示了她之间绝好的家境,她说别找了,找到的几率太小了。


贺玄摇摇头,继续向前找他的师青玄,那女人扯了扯他的袖子,说其实这里没有的话还有可能是在各个银行的金库里,那里也都有避难所。


贺玄听了她的话道了声谢就往外面走去,那女人在身后喊他“你不要命了吗?外面都是虫族,你不可能找到她的”


贺玄没说话,那是他的人鱼,所以他已经会找到他,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都应该他们一起度过。


 


36


贺玄还没走出避难所,突然这个地方就被几只大型的虫族发现了,他们用锋利而且坚固的前肢疯狂的撞击着避难所的外层,在合金层上发出刺耳的刮擦声,里面的人更恐慌了,所有的人都抱在一起祈祷着这防护墙能撑住。


这时候一个身影却径直的向外走去,高举的手臂,呈召唤的姿态,仿若天神。


贺玄是拥有机甲的,那也是师青玄在的时候,被师无渡特许,两个人一起设计的,那时候师无渡看到他的资质报告整个人也不由的赞叹贺玄这个人简直像是上帝的宠儿。


机甲和人融化的那一霎那,所有人看着那泛着黑色深沉光泽的机甲以极高的速度冲向那几只出生,灵活的避开了一种一只袭来的前肢,直冲后面那只的腹部,动作干脆利落,好不拖沓,火炮声恰到好处的想起,避开了避难所的人群,整个距离和动作把握的分毫不差。


那只虫兽被摁在地上,一连串的炸裂弹被打进了它的头部,猛地炸开,绿色的血浆像是喷泉一样撒了一地,周围的虫兽发出可怖的吱吱声,挥舞着无坚不摧的口器就猛地冲了上来。


等到人们终于敢直视的时候,周围零零散散的堆积着各种虫兽的尸体,机甲已经离开了,不少人突然开始跪在地方祈祷,这个身影仿佛成了他们的神,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37


贺玄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到了多少个地方,已经杀了多少虫兽,整个帝都已经瘫痪了,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避难所,但是那里都没有师青玄,


贺玄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沉重,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直到了傍晚,帝都广播却忽然恢复,师无渡将军前线彻底高捷,率领帝国大军已经开始回防帝都了。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一场狂喜,将军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贺玄第一时间和师无渡联系上了,这时候贺玄才知道,原来虫族的女皇不甘心失败,居然早埋下了伏笔,曾经那疫病就是把虫卵种植在人的脑子中,等到合适的时候,背水一战。


女皇现在就在帝都,师无渡说已经封锁了所有的航空路线,一定要保证尽快一举剿灭女皇,否则以她的繁殖速度,真个帝都不出几天就会变成虫族的老家。


贺玄说师青玄失踪了,但是这场灾难中失踪的权贵和家属数不胜数,师无渡整个人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灰败,整个人都不见了哪些意气风发,他说,找吧,青玄不会有事的。


他拍了拍贺玄的肩膀,让他别自责,师青玄肯定还在某个地方等待救援,贺玄问为什么你这么笃定,师无渡笑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和我弟弟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感应,明明他只是个人鱼,神奇不神奇,贺玄觉得自己又开始嫉妒这家伙了,果然这种事情,强求不来。


38


师无渡用最快的速度整合军队,准备进攻的时候,他的通讯器却响了,师无渡看了一眼屏幕,整个人脊背猛地就僵掉了。


画面上的人再熟悉不过了,整个人被缠在张巨大的蛛网上,尾巴上的鳞片已经被整个拽掉了一大片,整个人嘴唇泛着不正常的苍白,脸却血红,那种折磨隔着屏幕都能感受的到。


突然一个深沉的声音不怀好意的说道,怎么样师将军,这人你认识吧,说着猛地用巨大的前肢猛地刺穿了师青玄的尾巴,血液顺着水流扩散在整个水箱当中,血腥的味道仿佛能充满整个屏幕,贺玄看到这一幕觉得整个口腔中腥甜,师无渡整个人按捺不住朝着对面居然低低的吼了出来,仿佛一个困兽一样,那人说放了我们的女皇,或者我吃了他,你选一个吧。


贺玄看着师无渡整个人仿佛遭遇了灭顶之灾的表情,大屏幕上的师青玄仿佛有了点清醒,贺玄低声中仿佛带了点颤抖,我们要确认他还活着。


那人笑了,巨大的口器碰撞发出阴森恐怖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他戳了戳师青玄仿佛已经没有知觉的尾巴,“来,说句话”


师青玄艰难的抬起头,他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贺玄看着他的嘴型,却知道他叫的不是师无渡,贺玄,贺玄,仿佛梦中的呓语,也仿佛这个时候依旧放不下的梦。


贺玄双手抚上屏幕,那是他的人鱼,那里是他的师青玄,即使是隔着屏幕,贺玄都不敢用力,仿佛想把他这副样子深深的记住,印刻在脑海中,再也不分离。


师青玄咳了两声,终于说出话来,却没再和贺玄说话,他紧紧的盯着师无渡他说“哥,不.”


师无渡仿佛一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瘫倒在了椅子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为了战争的理由,但是如今这个理由却那么可笑,师无渡觉得老天仿佛给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他为了人民二战,那谁为了自己弟弟而战,他自己的弟弟就在屏幕那端。


贺玄整个人仿佛如坠冰窟,总有太多的抉择太可怕,师无渡颤抖的双手显示着他这个世界丝毫也不会好过,贺玄看着他猛地把所有的东西都扫在了地下,屏幕那边血色却渐浓,师青玄整个人的脸色太差,贺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更不知道师无渡该怎么办。


就像是那个寒夜里的师无渡,崩溃,绝望,抉择,背水一战,也像是那个曾经的兄长,他说我不管,我要救我的弟弟,罪孽我背,灾难我扛。


如今,贺玄却没办法选择了,他不敢,什么正义,他的小人鱼什么也没做,有时候最恶心的事情是明明希望承受灾难的就是自己,但是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师青玄看着师无渡,眼神里却是坚定,贺玄想如果有机会曾经的师青玄应给也是这个样子劝师无渡吧,可惜,从来没有如果。


贺玄很想猛地掐着师无渡的脖子,说你特么给我退兵,很像什么都不管不顾,只要能把他的人鱼换回来什么都在所不惜,但是贺玄不能,贺玄的脸色变得比师无渡还难看,他看着这个一世一世尝尽罪孽的哥哥,愤恨,纠结,绝望。


师无渡发泄完了,整个人面如死灰,他颤抖着打开了通讯器,他说作战开始,捕捉女皇,在所不惜。


 


 


39


轰鸣声还有战火声猛地就在耳边炸裂开,最后的决战。


千百轮回,师无渡终于像功德碑和众人甚至的曾经的自己希望的那样,选择了大义,他终于没有选择师青玄。


贺玄却发现自己更迷茫了,他看着师无渡出现在战场上,呼喊声欢呼声震耳,世人终究得救,最后牺牲了他的小人鱼,这就功德碑想要的,这就是世人想要的,师无渡终于超脱了最后的执念,终于有了资格飞生成为了风师。


贺玄驾驶着地师号穿梭在宇宙中,自从定位以后他就已经开始向虫族进发了,终究他还是只想救出来他的小人鱼。


 


贺玄祈祷着能够赶得上,整个机器时空穿梭进入了超负荷运转阶段,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贺玄紧紧的盯着屏幕,一眼都不想离开师青玄。


地球上,女皇能量罩猛的罩了起来,整个人吱吱的左右乱撞,贺玄看着已经被溅了一身绿色血液的师无渡仿佛地狱修罗,眼神中一片的愤恨和血色,光剑猛地就把女皇一下子钉在了地上,墨绿色的血液粘稠的带着腐蚀性,把地面腐蚀出了一个大坑。


那边虫族仿佛整个人都激怒了,口器摩擦出各种刺耳的声音,又哭又笑,他说妈的师无渡,我xxxx,整个人仿佛癫狂了一样。


师青玄却转头,他笑的一脸的餍足,就好像很多次从贺玄身下醒来那样,贺玄看的懂那眼神,仿佛小孩子炫耀一样,你看,我和我哥都是大英雄。


贺玄看着师青玄被绑在那个蛛网上动弹不得,他伸了伸脖子,不管怎么用力都挣扎不出来,然后放弃了的了然,紧紧的盯着镜头,仿佛在看贺玄那样,然后吐出来一个熟悉的新型的泡泡。


就像是最后的告白。


贺玄疯狂的敲击着屏幕,他嘶吼着不,但是机甲的运行功率已经到达了最大,终究是赶不上了。


 


40


屏幕里最后传出的画面,血腥恐怖,动弹不得的人鱼,尾巴被整个咬掉了,师青玄因为巨大的痛楚,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那泡泡还悬浮着缓缓上升,但是水已经被染成了血色,画面开始看不清楚,传来令人恐惧的骨骼的咀嚼声。


师青玄眼睛里再也藏不住的恐惧和痛苦仿佛成为击溃贺玄最后的稻草,贺玄最后也没能救出来他的人鱼。


 


41


贺玄赶到的时候,就看到虫族已经一边萧条,战争带给任何一方的都是绝望和灾难,他追踪信号来到女皇曾经的巢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没有勇气打开这扇门。


 


进门,一直巨大的虫子已经自我了结了,师青玄什么都都没有剩下,贺玄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整个人仿佛都站不稳了,地上的碎肉和骨肉渣子,浓重的血腥味道,贺玄整个人再也忍不住,忍了几个世界的泪再也没忍住,绝望悲哀和苦痛,这命数太过悲凉,却是自己选择,事情因谁而起,因谁而结束已经再也不重要,贺玄只想快点结束这轮回,终结这无止境的绝望和挣扎。


贺玄从虫族的口器里最后只拽出来了师青玄的头发,贺玄轻声的笑了,剪下一缕来绑在一起,然后放到了怀里。


他真的想离开,再也不想回到这个世界。


 


42


帝都重创之后,以师无渡为首的鹰派在整个整个格局中开始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师无渡也一度成为帝国中所有军人的梦,晋升成了最年轻的上将。


在晋升仪式上,那个一生意气风发的将军,突然摘下自己的肩章,扔在地上猛地踩了好多脚,风度全无,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传说中,师无渡在那场战争中失去了自己最后的家人,就好像曾经在战场上死去的父亲母亲。


师无渡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依旧一身实验服,打扫着师青玄最后遗物的贺玄,月光下青年,他轻笑这,哼着曾经听到过的小调,整个人仿佛很安详却散发着不安的气息。


师无渡告诉贺玄,曾经师青玄给自己写过信,说哥,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是那种人类之间的喜欢。


师无渡说那个时候其实他已经摊牌了,我说只要你喜欢都可以啊,我猜到了是你,反正他也只认识你,贺玄看着师无渡从水师号中拿出来一套纯白的婚纱,圣洁的光彩让人不得不赞叹的美,师青玄和师无渡的眼光一直都很好。


师无渡俨然话太多了,他说这曾经的是师青玄说的兄弟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早早就开始筹备了,可惜。


贺玄看了他一眼,却没说什么,曾经自己也没想过原来有一天居然能和师无渡这么平和的说话,但是现在贺玄什么都不想说,其实没有什么秘密。


不过是爱情而已。


 


 


43


贺玄把婚纱和师青玄的头发放在了自己的枕边,伴着月月光睡去,他觉得今晚一定能有一个好梦。


 


然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师无渡成为了帝国传诵的英雄,却逐渐的退出的政坛,他的私人医生说他的精神力经常开始失控,整个人开始抑郁,最后在一次机甲驾驶中,由于精神力崩溃导致的事故中,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纵使大义多凛然,到底意难平



评论
热度 ( 230 )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