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前路谁人不识君 (短篇,上篇)

深夜诗人:

    


这一波猝不及防的更新,打破了太多的希冀却又给了一些希望,真心感谢小天使没黑化,也许愿大佬不会黑,奶一口双玄!我还能嗑三百年!






之前很多的脑洞,发现已经不好写了,可能要修改一下。









事实证明,小天使永远都是小天使,大佬,就看你的了!求你了!




贺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晚,起身,整个黑水岛一片寂静,在黄昏中充满了岁月的味道,窗边都落了一层的灰。


     贺玄知道他走了,师青玄终于还是走了,仿佛带走了整个黑水岛的所有的生机。


     那个曾经笑的通透看着自己满眼眷恋的青年,跪在自己面前,双目通红,面目泪痕的在自己面前笑着折断自己一条腿,他的声音已经逐渐听不清楚,一遍一遍,仿佛已经丧失了语言的能力,他说“明兄,对不起,对不起”,一遍遍的重复,字字泣血。


     贺玄记得自己是在赶他走的之后陷入了沉睡,他不知道之后青年会变成什么样,最后意识模糊的时候,突然有种预感,自断手脚的师青玄只要走出了黑水岛仿佛就再也不会回来。


      曾经的那个风师大人,最后还是只留在了自己的画上。


       贺玄从来不记得什么时候看到过师青玄的背影,这货永远都是黏的不放人的性子,唯一有一次也就是他被水师拉走,贺玄记得那家伙还伸手求自己留下他,师青玄这却是第一次,主动的从贺玄身边离开,没有告别,只剩下绝望。


      贺玄突然很想叫住他,但是一阵困倦袭来,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视线逐渐模糊,至看到那个白衣沾血的青年一步步艰难的走出了黑水府,那个姿势极度的不雅观,一切美好终究还是毁了,贺玄想起身,但是终究还是陷入了沉睡。




          贺玄再次找到师青玄的时候,天气已经转凉了,师青玄穿着一身黑衣,说不上衣衫褴褛,但是也颇有两分好笑,他和所有的难民一样,被驱赶出城,人潮涌动,被推推嚷嚷的轰出城外,师青玄本来就清瘦的脸颊上被养出来的那点肉早就荡然无存,一双眼睛愈发的显大了。


         贺玄看着他扶着旁边的一个老太,整个压抑的氛围在整个人群中蔓延,由于短暂的水土不调导致旱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起来,还和这个人有关系,他看着师青玄用仅剩的那只臂膀撑着那人艰难的往前,也亏得这群人什么行李都不称,只剩下了一条残命。


  




         师青玄出城之后,也没有地方可去,跟着人群慢慢的往郊外走,然后期望能尽快赶到下一个村庄或者城市,能够被人施舍一口饭吃。


         他突然看到一个穿着破旧的孩子,艰难的跟在整个队伍后年,风尘仆仆,鞋上已经挂满了泥浆,一张小脸蜡黄,仿佛已经饿了好几天了。


           师青玄从前就对小孩子喜欢的紧,突然看待这孩子一声不吭的努力的跟着众人的步伐,仿佛生怕被留在这荒郊野外。


       师青玄知道这孩子八成是在逃难的途中和父母走散了,或者双亲已经不在了都说不定,不由得也是觉得有点心疼。




      终于走到了一个破庙,难民潮才停下,挤在这间破庙里休息会,年轻点的有点力气,都抢着占据最舒服的地方,最后没地方睡的,就只能在外年凑合凑合,师青玄看着那孩子裹了裹自己的衣衫,看了看人群,仿佛就打算在外面墙根处的地方和衣而睡,已经是到了霜降时节,晚上露水重,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撑得住。


     师青玄走出来,碰了碰那孩子的胳膊,他一脸戒备的看着师青玄,师青玄摸摸他的脑袋,动作带着点安抚,熟悉的触感就仿佛曾经那个风师,他说乖,晚上冷,小孩子容易感冒,你进去睡吧,就是那个草席子哪里。


      那孩子执拗的摇了摇头,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不可置信和深深的忌惮和防备,师青玄看他不动,突然笑了,伸手就想把他强行抱起来,他伸出手,却一下子愣神了。


      他仿佛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了一只手臂,他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空荡荡的,一瞬间有些迟疑。


       那孩子仿佛也看出了他的尴尬,他推了推师青玄,师青玄笑了道“你要是乖乖进去睡觉的话,明天我把吃的分给你一半”


       眉眼弯弯,带着一丝熟悉的狡黠和诱哄。


       那孩子舔了舔嘴唇,走了进去,实际上那地方也很小,翻身都不够,但是比在外面受风吹露打好的多。他抱着腿,蜷缩在那个角落,视线仿佛穿过墙壁,死死的盯着外面的那个身影。




  断了一条腿,他仿佛连坐下这样简单的动作做起来都异常的艰难,单薄的衣衫根本挡不住秋天的冷风,他仿佛也有些冷,头发散下来看不清面容,那一头长发上沾着些泥污不曾好好清洗,现在的师青玄说不上好看,但是丢在这乞丐群里却是一眼就能认出来。




那男孩一动不动的盯着师青玄,仿佛想把他的身影印刻在眼底。




到底是已经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时光,师青玄动作里带着些熟稔,他约莫的判断了下风向,然后在找了一个稍微背风的地方,沉沉谁去,并不安稳,有时候人的一些小习惯怎么都改不了,师青玄以前老是要抱着点什么东西才能沉沉睡去,曾经这个习惯祸害了贺玄不少的好梦,但是现在,师青玄梦里仿佛还在寻找着什么,但是仿佛拼命也抓不到,他猛地从梦中惊醒,然后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风声吹着野外的树叶沙沙作响,说不出的吓人,师青玄坐起来,舒展了下酸痛的筋骨,然后因为疲倦又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赶路的时候,少年精神看起来好了点,他跟在师青玄的后面,没说话,师青玄走不快,走的很艰难,那孩子看着他有点想要掉队的样子,从后面下意识的好像想要扶他一把,但是旁边一个中年人,却快了他一步,帮着师青玄站好,师青玄笑着和那人道谢,那人说,没事,前几天多亏你帮着照应。




  那男孩不说话,看着和旁人低声交谈的师青玄,有些人,纵使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有些东西,怎么都改不了。




 曾经的风师大人,在天庭也是这样,有点小麻烦他会伸手帮别人做了,有时候他不知道的麻烦,旁人也总是多担待他一些。




  师青玄仿佛是看到了刚刚那孩子伸手想帮他的意思,回头把手里的东西分给他一块,他抓抓脑袋,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早晨起来我都忘了”




   那男孩一愣,仿佛没料到他突然转身,眼里还有点没有掩饰掉的东西,师青玄看着他眼底复杂的情绪,突然笑了,他伸出仅有的一只手掌,把已经有点干裂的一张饼递给他,然后捏了捏那孩子的脸蛋,手感还不不错,他笑着说“来,吃吧。”




  贺玄曾经就受不了师青玄献宝似的眼神,老是把新找到的好东西不由分说的往地师府里拿,然后带着点炫耀和小孩子脾气的等着别人夸他,这人太好看明白,如今,他伸手,居然还是这样一副神情,即使这仅仅是一张干裂饼。




  那孩子低着头,不敢看他,然后接过饼子,狠狠的扯下一块来,狠命的嚼着,眼眶里止不住的酸涩。




  突然一只手突然把他没有拿着饼子那只手攥在了手里,拉着他往前走,师青玄笑了,即使是这样,这人仿佛也从不吝惜笑容,他拉起来那孩子黑乎乎的爪子,带着他往前走。




  抬眼,前面依旧是衣衫褴褛的人群,但是被牵上的那个人,仿佛再一次被人拉出了黑暗,仿佛是第二次被一个人从满目的泥泞和创伤中被拽了出来,哪怕不知道走到哪里去,都是幸福的





评论
热度 ( 258 )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