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双玄】风

Vita.宋鸩:

#双玄# #天官#
#玻璃渣?# #含私设预警#
#ooc我的,人物亲妈的#
#侵删 不喜勿喷#

-


“你好,我是师青玄。”

1.


风师青玄,“风水雨地雷”五师之一,四名景“少君倾酒”的主角。喜好结交朋友,出手大方,人缘极好,不论是在上天庭还是人间,都可以说是声名显赫,风光的很。

只是大概没人会将现在这个被困于鬼海,失了灵力,狼狈不堪的人和上天庭那位风光无限的风师联系到一起。


师青玄有些无措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明兄”倒下,任由鲜血溅了他一身。

他却并未感到心安或是松一口气,反而是心疼不已。

纵使他知道那人死不了。

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接住那摇摇欲坠的身影,却还是收了回去,宽大衣袖下的手不自觉的攥紧。

到底是为什么啊…

他为什么会心疼。

那人明明骗了他,明明害他至此。

那人是黑水玄鬼,是与上天庭势不两立的绝境鬼王。

更是他的敌人。

但自己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心疼。

师青玄垂下眼帘,任由自己被师无渡拉着一路狂奔,可脚下却愈发沉重。

“万一他真的是明兄…也许只是误会…那他一个人被扔在那岂不是很危险…”

“懦夫。”师青玄耳边突然响起一句话,他下意识的看向师无渡,却发现那声音却是在自己脑海里响起的。

是他自己的声音。

师无渡自嘲的轻声笑了一下,不过笑声过小,很快消散在了风中,以至于师无渡并未察觉到什么。

他确实是个懦夫,一个害怕揭开真相的懦夫,一个在真相揭开后努力逃避的懦夫。

呵……

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样一个……懦夫啊。




2


“你……既然一直在他身边,就该清楚我没骗你,他那性子藏不住事,他真的从头到尾一点都不知道!”

“正因为如此才更可恨!他凭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师青玄一怔。

无知者就真的无罪了吗?

贺玄的话好似一根根尖锐的针扎在他的心上,扎的他千疮百孔,血流不止。

他凭什么…凭什么不知道。

他凭什么可以飞升,凭什么可以心安理得的活着,去享受不属于他的生活,凭什么?

就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但他既是受益者,那么就也算是帮凶。

师青玄突然回想起从前自己与“明仪”一起度过的日子,他无法想象贺玄是如何度过那样的日子的?

看着自己的仇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原属于自己的生活,享受着亲人的保护和陪伴,享受着那些自己早就失去的东西。

一个人的恨意是得有多深才能为了报仇忍气吞声至此?

师青玄任由那些疯子推搡着,却始终不敢抬头对上贺玄的眼睛。

他在害怕。

害怕看见贺玄眼里的恨意,害怕看见那四个骨灰坛,更害怕当自己看见贺玄时会再一次意识到——那常年陪伴自己左右的人已经“死”了。

或是说……那人从未存在过。

一切不过是一场骗局罢了。

“当初不知道,后来也不知道?!”

贺玄那张无比熟悉的脸靠近了自己,带着的却是师青玄从未见过的神情。冰冷的话语砸在师青玄身上,砸的他说不出话来。

屋里一片死寂。

“明兄,我……”

“住口!我给过你机会!”

机会吗?师青玄想起博古镇和自己执意去东海边,“明仪”阻拦的场景。

“对不起…”

可这三个字,面对那四个孤零零的骨灰坛,面对贺玄百年来背负的仇恨,面对无辜惨死的明仪,面对师无渡的行为,面对这血淋淋的现实,显得格外的苍白无力,连师青玄自己都觉得可笑至极。

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几百年了。

做什么都迟了。




3.


师青玄眼前一片血红,耳边嗡嗡作响。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想死。“

贺玄的手朝他伸来,师青玄近乎绝望的闭上眼,却没有意料之内的痛觉,半晌,贺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才在他耳边响起:

“你想的倒美。”

师青玄浑身打了个冷颤,蓦地抬头,睁开眼睛,对上了贺玄的视线。

贺玄轻笑一声,将他手中的人头扔到师青玄面前,师青玄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双目圆睁的师无渡。

恍惚间,他好像听见了师无渡的咆哮声。

“都是因为你!”

“都是你的错!”

“你太无能了!”

霎时间,师无渡愤怒的声音和疯子们的嘲笑声混杂在一起,吵的师青玄几近崩溃。

“哥…对不起…对不起啊!都是我的错…你别说了……求你了……”师青玄抱住自己的头,努力想要隔绝掉那些声音,却只是徒劳。

“我想死啊。”

待到师青玄逐渐冷静下来之时,已过去了一个时辰之久。这期间的贺玄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负手而立。

待到师青玄再次抬头仰视贺玄时,贺玄却并未从他眼中看见绝望,反倒是一种释然。

师青玄嘴角微微上扬,那是贺玄倍感熟悉的笑容。

恍惚间,贺玄好像回到了从前的日子。

但也只是一瞬,下一秒贺玄蓦地瞪大眼睛,心中突然产生一种不详的预感,还未待他彻底反应过来那预感产生的源头,只觉眼前白光一闪,师青玄突然拿起地上那把生锈的刀,反手插进了自己腹中。

刀尖没入师青玄腹中,一片血红色逐渐在白衣上渲染开来。

“你…!”

而一向怕疼的师青玄,在此刻却什么感觉也没有。

只是因为这样的痛比不上他一直以来的心痛,那样彻骨的心痛感产生于友人的背叛,更是他这辈子唯一的错误所产生的苦果,同时也是他不堪人生的结束。

师青玄只觉得眼皮愈发沉重,目光逐渐涣散,终是支撑不住,向后倒去。

贺玄这才反应过来,闪身接住了师青玄,才没让他摔在地上。师青玄身上的鲜血染了贺玄一身,浓郁的血腥味激起了疯子和殿内鬼怪的食欲,霎时间气氛紧张起来,只是碍于贺玄都并未上前。

“想死?我让你死了吗?”

贺玄一手环抱着师青玄,一手钳住他的下巴,吻了上去。动作本是十分亲昵的,若是忽略二人身上的血迹,大抵会被人当作是对缠绵的情侣。

师青玄只觉着有一股灵力正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可身体却是愈发沉重,意识也逐渐模糊。可惜那样充沛的灵力也无法与自然法则所抗衡,更无法阻止一个已经放弃求生的人离开。

贺玄感觉到怀中人身体逐渐变凉,一时间竟显得有些无措,恍惚间贺玄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屠尽自己全家的那晚,当时的自己也是这般的无措。

独自一人,站在一片血红之中,耳边回响着白话真仙得意的话语:

“你所爱的人都将死在你的手中。”

“你这一生注定孤独一人。”




4.


贺玄再次冬眠醒来之时已是千年之后,这期间的修仙界出了一对兄弟,据说是百年一遇的奇才。

贺玄一开始并未当回事,毕竟这种人他见多了,随便来个就敢自称百年一遇的奇才,传的沸沸扬扬的,但最后到了他这还不是一招都招架不了就死了?所以他是并不打算去搭理的,只是后来也不知道是他手底下哪个小鬼惹了那对兄弟,人家兄弟俩直接找上了门,说是替天行道,在黑水沉舟的领域上大闹了一番以后才浩浩荡荡的领着一帮弟子回去了。

这种极度不给面子的行为贺玄看见了自然不能由着他们,于是才有了今天贺玄去找他俩算帐的场景。只是贺玄一推开门却愣住了。

院子里的树上坐着一个十几岁左右的白衣少年,细碎的阳光洒在少年身上,为少年渡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少年睡眼惺忪,似是刚刚被人开门声吵醒,脸上还带着几分迷茫。

白衣少年看见有人从他家屋子里出来倒也不惊讶,“唰”的一声打开了手上的扇子遮住了下半张脸,一个龙飞凤舞的“风”字赫然写在扇面上。

“兄台刚刚使用的可是缩地千里?”

贺玄愣了愣,一时间竟忘了回答。白衣少年倒也没当回事,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我叫师青玄,怎么称呼你?”

“贺玄。或者你可以……叫我明兄。”




-END


ps:
啊一点私愿。
想风水兄弟了,还有贺玄。
啊我的风师娘娘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想念他们。当初是屯文屯了一周结果…一周后回来上天庭简直变了个样。
嘤嘤嘤……
一直特难受,于是今天终于决定写个短篇糖,给自己点慰藉,瞎写的,不喜勿喷。

谢谢支持

评论
热度 ( 61 )
  1. 寺铭宇Vita.宋鸩 转载了此文字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