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没什么大不了(番外)

Mqz小勺儿:



*第一,HE,如果把这个当成结局的话
*第二,风师户口上好了,现在是一家人,整整齐齐


小鬼已经在轮转殿里掌灯千年了。这一千年来,他早就见够了各式亡魂,看谁都是一个样子。
可这次,他遇到了两个不一样的鬼。

走在前头的那个是个白衣青年,他满身的烟火气,一看就是个新死鬼。
大殿里鬼话连篇嘈杂不堪,穿着麻布衣或花色锦缎的魂魄们为了生前一点小事相互谩骂、甚至争着上轮回道打得头破血流,只有年轻人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
小鬼一眼扫过去,立刻被那颗玲珑剔透的魂魄迷住了——纵使伤痕累累,也无冤无仇,真是干净澄澈到极点。

但他的目光很快挪开了。一个黑影般的鬼王从白衣青年身后走出来,目光阴鹜地望向他。

那鬼的法力可真强,周身散发出一股黑气。除了那个白衣公子外,没有敢靠近他三尺之内。
小鬼认识他——他是黑水沉舟,一个在人间纵横百年的鬼王。

“你,过来。”他对小鬼挥了挥手。
小鬼偷偷擦了擦额角的汗,殷勤迎上去。
“鬼王大人有何吩咐?”他战战兢兢地问。
玄鬼将他打量一番,从怀里掏出一纸鬼令。
“看看。”他冷冰冰地说。
小鬼小心翼翼地接过令书看了一眼,登时吓得蹦了一个筋斗
——那是轮转王手谕:此人命数由玄鬼书写。

黑水沉舟说:“去准备吧,今天就送师青玄投胎。”

于是小鬼流着汗拿起书写祸福生死的笔,为师青玄谱他下一世的悲喜。

“名姓?”
“师青玄。”
“死因?”
“利刃所伤,救治不果。”
“恩怨执念,可还存留几分?”
“此身孑立,再无恩怨。”
“下一世可有什么愿望?”
“没有。”

“若是想封侯拜相、富可敌国,现在赶紧说来!”小鬼提醒他,“轮转王肯法外开恩,多少人求都求不得!等过了奈何桥,纵你有多大的本事,都后悔不得了。”

白衣鬼没说话,玄鬼却先恼了:“他愿意怎样就怎样,你一字不差,写上便是!”
“喏诺诺!”小鬼连声答应,立刻噤声了。

师青玄垂首想了片刻,道:“我愿做个云游四方的道人,对酒当歌负剑天涯。不显贵闻达,也别拖累亲友,不亏不欠地活过一生,也便完了。”

小鬼不敢马虎,一字不差全记下了。白衣鬼仰天大笑,径自往轮回道去了。
玄鬼却还不走,若有所思地望着那本厚厚的生死簿。
他忽然开口说:“这里,你加一个名字。”
小鬼愕然,忙问:“写谁?”
玄鬼没应声,自己把笔接过来,端端正正地写下两个字。
然后他追着白衣鬼的方向拂袖而去,只留下小鬼在青灯下看着册子发呆。

三途川水流湍急。师青玄躬身舀起一瓢,眼睛却还看着贺玄。
“贺兄,谢谢你。”他说,“多谢你送我最后一程。”
“你现在开心吗?”贺玄问他。
师青玄不说话,低头看着手里泛黄的旧瓢。
“师青玄,笑一笑吧……你以前最爱笑……”
于是风师果然笑了。
他笑起来很好看,眼角微弯,眼睛里有星子闪耀。
贺玄竟有片刻的恍惚,仿佛回到了他和风师在神武大道上的初见。那个丰神俊秀的神官粲然一笑,对他说:“你好呀,我是师青玄。”

“我要走了,贺兄。”白衣鬼笑着向玄鬼道别。
他想了想,又说:“如果还能遇见,我还想做你最好的朋友。”
言罢,那鬼仰头把忘川水一饮而尽,径自地踏过奈何桥,投身跳入轮回道中去了。
贺玄看着他坠落人世的烟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下辈子还做我最好的朋友?”他喃喃道,“那是不能够的了……”

三月的扬州风光正好,处处开着琼花,碎玉一般缀满城。
白衣白裳的云游道人坐在戏台子下面,一边吸溜热气腾腾的阳春面,一边听说书人将百年前半真半假的传说娓娓道来。
从前有一个可怜人,他的命真差,诸事不顺、妻离子散、力竭而亡。于是他进了铜炉山,成了鬼王,人挡杀人、神挡弑神。他活了那么多年,好事做过、坏事也不少,但他只后悔一件事,那就是害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从此天庭,再无风师。
“玄鬼知道,风师没错,他从不怪他。如果能再见,他想告诉那个人: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你;他想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说书人是个冷冰冰的玄衣青年,声音低沉语调平淡,可白衣道人还是被感动的涕泗横流。
“太感人了!”他说,“玄鬼一定是个很好的朋友吧。”

书讲完了,说书匠举着瓷碗走下台子接受听众的铜板。他走到白衣道人面前,缓缓抬眼。
这一抬眼,白衣道人感觉有如宿命一般——他仿佛认得他。
百年岁月匆匆流逝,任凭几度挣扎,仍然落入这命运织就的网。
于是他笑了:“你好呀,我是师青玄。”

阎罗殿里,一群小鬼一边嗑瓜子,一边唧唧喳喳地聊些闲话。
“哎呦,你保准猜不到,昨天黑水沉舟竟然到我们殿里来啦!”轮转殿的掌灯鬼说。
众小鬼听了闹作一团。
“那可不得了!他来做什么啦?”
“给一个叫师青玄的人安排命数。那人真奇怪,不求名不求利,竟想做个云游道人。”
众鬼哈哈笑起来。
“更奇怪的,你猜是什么?”
十殿小鬼一副神秘的样子。
众人都催他快说。
那小鬼于是偷偷拿出厚厚的生死簿。
“你们瞧吧。”他说着,指向师青玄的姻缘。
那里赫然写着两个遒劲的大字
——贺玄。

评论
热度 ( 318 )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