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没什么大不了(完结)

Mqz小勺儿:

『假酒害人』


一声惊呼忽然传来,温热血花溅在贺玄脸上。
并不痛,甚至有点温暖。
他睁开眼睛,一袭沾染了泪与泥的白衣在面前缓缓坠落。
“师青玄?”他失神地呢喃,然后疯了一样把那具瘦弱的身体紧紧抱住。

师青玄胸前红艳艳的一团,背后是谢怜圆睁的双眼。
那具身体缓缓从细长的剑身上滑落下来。
太子剑术果然超凡,一剑穿心。

“师青玄!你在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哈……终于要死了啊……”风师笑着说,眼泪从他苍白的脸上滑下来,落在风师手腕上。
“为什么想死?你为什么非死不可!”

“哥哥已经死了,我肉体凡胎,活着也是受罪……”
“不是这样的,”玄鬼在他耳边说,“不是这样的!你哥哥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法力、功德、平安喜乐的生活、与天同齐的寿命……我都能给你,一样也不会落,你为什么不来求我?你为什么不能像依靠水横天那样依靠我?”

师青玄又笑了:“已经够了,贺兄。我已经活够了……这几百年,一直是我占着你的好命格,害得你家破人亡,是我的错。如今我把它还给你,从此就再也没什么冤仇了。你不要怪太子,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

“我不要!”贺玄把青玄揽得更紧了,“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就不要死!或者跟我一起做鬼,不好吗?”
青玄摇头:“对不起,贺兄,我只想死,真的……我一点都不后悔结交你,只是时间不对。如果再相见,我想在十几岁的时候……我在黑黝黝的山路上跑,摔倒了,你向我伸手,拉我一把……”
“你别说了。”贺玄不许他再说。师青玄却不肯。
“贺兄,”他说,“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一直这样,那该多好……”

贺玄呆呆地抱着师青玄,眼看着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渐渐没了声息。
然后他利落地背起那具的尸体,不顾谢怜和花城的呼喊,往山下走。
铜炉山阴沉的天空下生着密密匝匝的黑色灌木。他想师青玄那年就是在这样一条路上,孤孤单单第拎着盛满饭菜的瓷罐子,一个人下山回家。

“走吧,这次我和你一起。”他轻声呢喃。
师青玄不说话,也再也不会说话了。他绵软的发丝落在贺玄颈侧,苍白的嘴唇轻吻玄鬼的耳根。
贺玄忽然想到他假扮成地师的时候,也这样背过师青玄。那时候风师很聒噪,一刻不停地在他耳边说话。
他说:“明兄,你累吗?”
他说:“明兄,我给你讲给笑话吧。”
他说:“明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想着想着,眼泪就从玄鬼眼眶中滑落下来。
他不记得自己已经多久没哭过了——那是弱者的卑怯,而王是不应当流泪的。
可是他现在觉得自己所有的法力都流失了。
他什么都没有,只有背上那具轻飘飘的尸体。

天色将晓。贺玄终于推开黑水鬼蜮沉重的大门。他不知道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早上好,父亲母亲,我的妹妹和未婚妻。”
说完这句话,他好像用尽了全部力气一样跌倒在大殿中间黑漆漆的棺材里。
风师还躺在他臂弯,身体带着一丝人世的温暖。
贺玄紧紧抱住他,蜷缩在深深地棺材底,缓缓闭上眼睛。
他现在被环绕着,被父亲母亲,被妹妹和青梅竹马,还有他最好的朋友,他过去几百年来唯一在意的人。

快睡吧。贺玄心里想。 于是他把头埋在师青玄心口,沉沉地睡去了。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那些撕心裂肺的痛楚,都会成为钝痛的伤疤吧。
玄鬼不知道那时候怎么办,也不想去想。
他爱过的人都围在身边,陪伴他一晌酣眠。
就算天塌下来,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评论
热度 ( 189 )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