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没什么大不了(中)

Mqz小勺儿:

竟有一种今天就能把所有脑洞开完的错觉
我一定是太兴奋了

玄鬼把师青玄放在一棵大槐树下,用他的长命锁作阵眼,把他拷在阵里。
“就在此地等我,不要走动。”
等他回来的时候,师青玄正和阵外的一只白话仙人脸对着脸地嘻嘻笑。
“你会死。”白话仙人说。
“借您吉言,借您吉言。”
贺玄一步跨上去,干脆利索地扭下了白话仙人的脑袋。

“你不怕吗?”他厉声质问师青玄,“你不是最怕白话真仙吗?”
师青玄看看那具身首异处的皮囊,嗤嗤笑起来。
“我怕什么?我什么也不怕。”
“是吗?”黑水阴沉道,“我记得你以前胆子很小的。明明是神官却怕鬼。现在做了人,怎么反而不怕了?”
“我做神官的时候?”师青玄想了半天,如梦初醒,“啊……那时候……那时候我什么都有,有法宝、有功德、有朋友、有哥哥……我怕那些鬼把他们抢走了,我怕他们为我死了……现在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条从别人那里抢来的好命啦……”
“你和你哥哥一点都不像。”贺玄叹息,“你哥哥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绝不认输。哪怕从天下人的尸山血海上踏过去,也心安理得。可是你,你太不一样了。”
师青玄好像听不懂他的话,呆滞地望着他。
贺玄忽然希望师青玄像他哥哥一样,变成他最恨的样子,他甚至想要青玄恨他,恨得日日找他寻仇,恨得愿意在万劫其中的铜炉里走一遭。
可他知道这不可能。
他是师青玄,他做不出这样的事。

“罢了。”黑水摇摇头,从身后牵出一串绳子,上面绑满大大小小的鬼,哀哭狂嚎,乱作一团。
“杀了他们,快一点。”他说着,将一把匕首放在师青玄手里。
“我不。”他立刻拒绝了。
“没你说不的份。”
话音未落,师青玄已经横刀向颈间抹去。贺玄面色一凛,攥住他的手腕。
“你想干什么?”
“我想死!”风师哑着嗓子吼道,奋力作困兽搏。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风师一心要死,贺玄不许,又怕下手太重,直接把他的小命葬送了。
缠斗中,不知道谁割断了绑小鬼的绳结。众鬼哗啦一声逃进周围的林子里,只剩下贺玄和青玄。
“为什么不想做鬼?”贺玄问。
青玄手脚都被制住,手里还紧紧握着闪着银光的匕首。
“我想死。”
“不想找我寻仇吗?我杀了你哥。”
师青玄又哭了:“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我没有怨你,我已经饶了你了。我想让你活着,变成鬼长长久久的也好,随你高兴。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死。”
贺玄无言。
过了半晌,他从风师手中夺下匕首,抛得远远的。
“睡吧,明天带你回黑水去。不想做鬼王,那就不做了。”

入夜,铜炉山鬼影飒飒,鬼气森森。
师青玄枕着土块睡着了,贺玄坐在火堆边看他。
他穿着白衣,乖巧地蜷作一团,非常干净、非常可爱。
贺玄很羡慕他——经历了这么多,他还是从小浸着蜜糖的小人儿,宁可绝望也不愿仇恨。

一阵阴风吹来,火苗闪了闪,灭了。
贺玄立刻警觉起来,屏息凝神环顾四方。
“咚……咚……咚……”
木块敲击地面的声音从四周的密林里传出来。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近,忽然在不远处戛然而止。
黑水抽出佩剑,静静等它现身。
背后一阵阴风袭来,贺玄反身一刺,却刺了个空。
他有些惊异,但等回头看了那鬼一眼,心里就明了了
——那是个没有腿的女鬼,穿着殷红的嫁衣,目光凶恶。
她不说话,只想多杀几个人。
贺玄并不把她太放在眼里,两个人打斗起来。
可就在这时,贺玄体内的鬼气又开始躁动了。
铜炉山要开,那女鬼法力却渐强,玄鬼眼看有些落下风。
“青玄!”他冲谁在地上的小人喊,“师青玄,你先躲开!”
这一分神,女鬼的剑锋恰好划过他肚腹,纵然是鬼,也不住流血。
风师悠悠转醒,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这样的情形。
“啊!”他大叫起来,飞跑进林子里了,
贺玄松了口气,却又几分莫名失落。女鬼的攻势越来越强,他有些守不住了。
要么先撤开罢。他这样想。

那女鬼忽然凄厉地惨叫起来。一抹白影闪到她身后,银色的匕首一下又一下刺进女鬼的脊背。
是师青玄。
“啊!”他一直怕的大叫,手上却不停。直到女鬼不动了,他还机械地重复着把刀刃刺进去再拔出来的动作。
贺玄俯下身握住师青玄持刀的手——上面沾满血污,冷冰冰的,一刻不停地发抖。
“够了。”贺玄沉声说,“青玄,已经足够了。”
于是师青玄一下子把刀丢开了。
“明兄……贺公子……你没事吧?”
“没事。”
贺玄这样答应他,另一个计划却渐渐成型。
“哎呦。”他呻吟着缓缓倒在地上。
“贺公子!贺公子你怎么啦!”师青玄扶住他,急的直叫。
“对不住,我伤的不轻,怕是走不出铜炉山了。你走吧,自己往山外走。这一路都是恶鬼,我也护不得你。”
“我不!”师青玄一直摇头,眼泪又掉了下来。

第二天,两个人又一起上路了。
一个声称要去铜炉山恢复法力的鬼王,一位说什么都要留下保护他的疯疯癫癫的神官。

评论
热度 ( 122 )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