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没什么大不了(上)

Mqz小勺儿:


*大概是我想象中的双玄结局,三发完
*天地为炉,众生为铜。水深火热,万劫其中。

铜炉山快要开了,贺玄整天发燥。
像火烧着心肝,像皮肉在油锅上煎。他有时真想潜到黝黑黝黑的水底,一觉睡他个几百年。

可这玄鬼知道,现在并不是睡觉的好时候。
这尘世间还有最后一桩未了的心事,像是根鱼刺卡在他喉咙里,上不得、下不去
——风师疯了。

师青玄要么蜷缩在角落里喃喃自语,要么望着空气发呆。
有时候他对着玄鬼嘻嘻笑,有时候又怕的打哆嗦。
贺玄原本把他和那些生着烂疮、病入膏肓的疯子关在一起,但很快就把他放出来了。
一是因为铜炉山开了。
二是因为师青玄是其中最疯癫的那个。

平静的黑色水域不见一片孤帆。玄鬼踏过寂静荒林,推开黑沉沉的大门。
空寂的大殿里整整齐齐地摆着四只乌黑光滑的骨灰盒,围绕在中间的是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早上好,父亲母亲。”贺玄轻快地和它们打招呼。“还有我的妹妹和未婚妻。”
没人回答他,玄鬼也并不在意。
他几百年都是这样过的,一个人怀着恨意生存下去。
不过是没人回应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角落的阴影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紧接着是铁链拖着地面发出的哗啦啦的闷响。
贺玄把目光从发亮的骨灰盒上移开,发现师青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明兄……”他眼睛明亮,一眨不眨地盯着玄鬼。
除了瘦了一些、形容略有几分枯槁外,师青玄似乎还是当年倾酒台上的样子。贺玄给他做了新的白衣,干干净净的,全世界的阳光都照在他身上。
“明兄,我刚才做噩梦了,可吓死我了!”他一边笑,一边在袖子里摸索折扇,但最终什么也没掏出来。

“坏了,我的扇子不见了。”他咕哝道,“明兄,明兄!我的扇子找不到了?我把它丢在哪了?”
“谁知道,兴许是落在哪里了。”贺玄回答他。
“这可不好。你千万帮我保密,别让我哥哥知道!他要是知道了,准要狠狠骂我一顿。”
“不怕,”贺玄摇头道,“他再也不会骂你了。”
师青玄眼睛里的光一点点熄灭了。
他露出一副迷茫的神情,目光游移,似乎并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过了半晌,两滴豆大的泪珠从深陷眼眶里滚落下来,缓缓划过惨白的脸颊。
“是了。我哥哥……已经死了……头被拧掉了……”
他默默流了一会儿眼泪,忽然扑上去,紧紧抱住贺玄的靴筒。
“明兄!明兄帮帮我!帮我连通灵阵……我要找老裴,我要找裴将军!”
玄鬼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反问道:“找他做什么?”
“救哥哥……求他,求他照应我们……哥哥说过的,去找裴将军!明兄,帮帮我……求你帮帮我……”
贺玄心里不知为什么升起一股无名火,师青玄越是求他,那火就生的越旺。
他压住心里的火气,冷冰冰地说:“你叫错人了。”

师青玄一下子噤声了。
他再不说话,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贺玄。
贺玄又问他:“你以为裴茗救得了你吗?嗯?”
“啊……他怎么救得了我们呢?”风师喃喃道,“哥哥说过,世上的人谁都是自己管自己,别人哪会照应我们?从来不都是我们自己照应自己吗……”
贺玄心里的火又生起来了。
“你看着我!”他左手拽过风师的衣领,右手钳住他憔悴的脸。
“看清楚!看清我是谁!”
“你是……”青玄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忽然浑身发抖。
“你是贺玄!是你!”
他不知道哪里生出的力气,有一把将贺玄扯着他衣领的手攥住了。
“求你了,杀了我吧!”

贺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心里又开始发燥。
“放手。”他说。
师青玄不肯,嘴里还一刻不停地哀求,求他杀了自己。
贺玄把手抬了又抬,最终还是挥不到师青玄泪痕交错的脸上。
他想一脚把这个纠缠不休的疯子踹开,但他抬不起脚。
他想像拧掉水横天的头那样把师青玄的头也拧下来,但他下不去手。

这场并不成功的交谈以贺玄夺门而出告终。
他不能放过风师,也动不了手。
“罢了,不如找样趁手的东西,趁早结果了他性命。”贺玄在路上这样想。
但他旋即在黑水边发现了一棵生的不错的老树。
“这个可以给师青玄做一把扇子。”
于是他把好不容易下定了的决心抛在脑后,专心砍树。
等他扛着一截木头回去的时候,风师已经不见了。

“师青玄!”
贺玄一下子慌了。他绕着黑水岛疾跑如风,最后终于在黑漆漆的铁牢找到他了。
师青玄被一群疯子用麻绳勒住脖子,脸已经泛青发紫。可他还嘻嘻地笑,游丝般沙哑的声音鼓励道:“做得好,再紧点儿,还差一点……马上就成了。”
贺玄怒从心生,挥手把勒着师青玄的疯子拍出几仗。那些疯人呜哇呜哇乱叫,立刻作鸟兽散。
“你想干什么!”玄鬼双手把风师提起来,两个人四目相对。
“想死。”师青玄坦然道,瘦弱的身躯却像怕冷一样打着颤。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贺玄先开口了。
“你怕我?”他问。
“不怕。”
“那你为什么发抖?”
“我怕你不许我死。我想死……”
“你想的美!”
“总是死得了的……”师青玄说。他空洞呆滞的目光透过铁牢黑魆魆的窗口,望向黑水鬼蜮灰蒙蒙的天空。
贺玄忽然害怕了,他隐约觉得师青玄说的不错——人都是会死的,谁都不能例外,除非变成鬼。
那就把他变成鬼吧。黑水这样想。

于是他带着师青玄进铜炉山去了。
反正他已经走过一遍,个中滋味样样尝过。这次把风师送进去,他有把握帮他杀了外围一众渣滓。
不过是再闯一次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评论
热度 ( 186 )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