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命》he 一发完

啾酒九:

大噶好!设定是没有换命这样!
大家总是说虐我过意不去了!写个糖大家尝尝!






【双玄】《命》

满天神佛都知道,上天庭有两尊神惹不得,一是水师无渡,掌钱财。不能惹的原因很简单,一般人只要不是脑子坏了,谁会去跟钱财过不去。二则是飞升不久的一位神官,名叫贺玄,司命。

都上天庭的神官,惹了贺玄,他一支笔一本命格簿子倒也不至于将人写死,可让人倒霉好一阵,还是做得到的。更何况,他掌天下凡人命途,谁在凡间没几个记挂着的后人小辈呢?

偏这惹不得的二尊大神不知为何从初见面始便不对盘,数十年相互都没什么交情。

没有交情,故而对对方也不甚了解。贺玄一个月里撞见师青玄几次,也都不知道这中天庭的小神官和水师有什么关系。

说巧也巧,贺玄这个月不过受君吾所托多往中天庭跑了几趟,去瞧瞧几个资质不错的小神官,却回回碰见师青玄一副惨兮兮,可怜的要命的模样。

头一回,是师青玄抱着膝躲在一座假山石后面,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四处“青玄”“青玄”地叫,语气轻浮,故作深情,看起来像是再见不到师青玄,下一刻就要立地厥过去的样子。

贺玄打这儿经过,正巧看见师青玄缩在假山后头大气不敢喘的样子。师青玄瞧见个生面孔,在远处连连对着他两手作揖,又急吼吼地指一指身后的人,对贺玄做口型道:“救——我——”

贺玄见他挤眉弄眼地有趣,本来从没管过中天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竟然也起了兴致,出声将那疯疯傻傻的青年人斥走。

那人垂头耷脑地走远了,师青玄才从假山里钻出来匆匆道:“您可帮了大忙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改日同我哥一起登门道谢!”

贺玄当然不知道他哥是谁,见他甩掉什么大麻烦一样步履轻快地跑远了,笑一笑,只当今日萍水相逢,碰见个有意思的小孩儿。

他掌管命运,深知见面即是有缘,而有缘必会再见。

不急,不急。


贺玄料的不错,几日后果然又再遇见。

这一会师青玄不只是可怜,竟是有些惨了。彼时他手脚被什么人缚住,丢在一个阵法的中央。地方隐蔽,地上乱糟糟堆着符纸朱砂等物,像是做法做到一半,发觉有人路过,帮忙逃跑的样子。

师青玄见了贺玄,一双眼亮晶晶看过来,嘴上被贴了禁言符,只能对着贺玄:“唔唔唔!!”地表达自己的激动。

贺玄立刻过去揭了那符纸,师青玄大口喘着气道:“第二次了,这位兄台,真的是救命之恩。”

贺玄却皱眉道:“什么人绑你在这儿?打算做什么?”

贺玄仔细看一看地上的阵法,惊骇道:“夺舍?”

师青玄不像他那么惊诧,习惯了似的点头:“哎,又是夺舍,就没有新鲜点的吗?”

贺玄:“中天庭竟然……这样不太平?”

师青玄满不在乎道:“还好,还好。好在没人成功过嘛……”

他话还没说完,远远围过来几个小神官,对着贺玄一口一个“贺大人”叫开了,贺玄不耐烦应付这些,敷衍几句,说是同“青玄”约好了品酒,拽着师青玄走远了。

师青玄给他糊里糊涂地带去了上天庭,贺玄自己的殿里头,终于忍不住道:“贺,贺兄,你如何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何时约好喝酒来着?”

师青玄仔细一想,他们初见那日,那个被点将上来,对他纠缠不休的小神官确实是叫了他的名字的,语气高兴道:“哦,想起来了……贺兄,我本姓师,师青玄。”

姓师。

贺玄恍然,怪不得见了他殿上牌匾也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原来是师无渡家人。

贺玄虽同师无渡没什么交情,可也影影绰绰听过一耳朵,师无渡有个疼到骨子里的弟弟,在中天庭待了许久,砸了多少天材地宝都飞升不了。曾有人戏言,若是能让水师弟弟飞升,只怕让师无渡把国库给你搬来,他都甘愿。

原来是他。

这便也说得通了,那小神官如此痴缠师青玄,不过是为了傍上师无渡这位财神。而有人想对师青玄施夺舍之术,不过是因为觉得做了师无渡的弟弟,不需要苦苦修行,只要躺着等飞升就成了吧。

“没人能成功的,贺兄。”后来熟起来,师青玄卧在贺玄殿里的榻上端着酒壶这样说,“我哥打了两把金锁,我有危险时,他能感应到的。那日若你晚一步到,我哥就该赶来了。”

哦,这样。贺玄把师青玄手里的银酒壶接来,倒一杯酒,不妨泼出来一些,香醇的酒溢得满室酒香。

还好那天,他去的早。

师青玄好酒,不是同人间某些富家公子一般附庸风雅,他是真的好酒。贺玄每次招待他都用不同的酒,从西北搜罗来的烈酒,到江南女儿纤手酿的甜酒,直骗得师青玄乐不思蜀,恨不得在这司命神官府上的酒窖里住下不走了。

这位总是不大理人,又与师无渡不对付的大人,同师青玄这样交好,倒也是……奇观。

而在上天庭,消息是传的很快的。

师青玄总是那样笑眯眯的好说话,有人来问他是如何识得贺玄的,他也就如实答,毕竟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嘛。

可传来传去,传到师无渡耳朵里,就变成了“你听说了吗?水师大人为了报那一位对他弟弟的救命之恩,打算把他弟弟许过去呢!”

那段时间,人人见了水师无渡,都要来挤挤眼,暧昧地道一声恭喜恭喜。

直把师无渡气的面色铁青,可旁人又不明说,他总不能逢人就说“我弟弟没许给那个混小子!”

他自认水师殿丢不起这个人。

“还不如把青玄许给灵文!”师无渡愤愤道,“可不比那姓贺的靠谱多了。”

来做客的灵文“唰”地一下化回了女相,冷静道:“我还有事,告辞。”

“等等!”正好跨进门的水师弟弟大惊失色,“哥你要干什么!”

师无渡还是愤愤道:“忙了几日没去管你,你长本事了是不是!学会私定终身了?”

师青玄抚一抚袖口,又理一理头发,顾左右而言他:“什么,什么私……哎哥你最近忙什么呢啊?”

师无渡看着脸红了的傻弟弟:“……嗯?”

师无渡是真的感觉不对劲了。

而这样不安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有一日,几百年没怎么与他说过话的贺玄突然登门拜访,说是有法子让师青玄飞升。

师无渡想起近日流言,很是不愿意去见这一面,但涉及弟弟终身,还是不情不愿地去见了客。

这一见,一谈,师无渡差点大怒着拂袖而去:“不可!绝对不可!”

贺玄无可无不可的样子喝着茶:“想来你也知,青玄无法飞升,不是你天材地宝砸的不够多,实在是没有这个命。”

师无渡深知此事,沉着面色道:“你司天下命途,必知如何逆天改命。我不信只有这个办法。你敢说,你此举并无私心?”

贺玄仍是喝茶:“与我结为道侣,由我白纸黑字写在他命里,从此之后,我与他自然命格相连。”

贺玄道:“此举,是我把命分给他,我掌命格多年,满天神官,只我于此道精通,能保证完满办成此事。至于私心,命格相连,这样的大事——”

贺玄懒懒抬眼看了一眼师无渡:“正是有私心,不然,我为何会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师无渡黑着脸说不出话。

这尊财神几百年第一次这样有火不能发,不但不能发,还得把火吞进去笑出来,再准备好嫁妆把弟弟好生送过去。

亏大了,可真是亏大了。

师无渡回到水师殿,看见弟弟在屋子里睡着了,叹气唤他起来道:“青玄,青玄。起来了。”

师青玄揉着眼坐起来,茫然道:“做什么啊哥?”

师无渡没好气道:“送你成亲去。”

师青玄大惊:“哥你冷静!!我不要灵文啊我不喜欢她的!”

师无渡头痛道:“……送你去姓贺……贺玄府上。如愿了?”

师无渡揉揉额头,抬头看见傻弟弟愣愣的样子,他拍拍师青玄的肩:“青玄?”

师青玄许久才反应过来:“啊?什,什么?”

他不由得露出一丝喜色:“什么啊哥?”

师无渡:“你情郎找到我这儿来提亲了。”

师青玄呆呆地对着院子里不知什么地方弯了弯眼,嘴角勾出漂亮的弧度。

像是真的如愿了。


完。






评论
热度 ( 1059 )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