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梦

苦胆:

#算糖……吧
#姑且可以算是之前那篇【飘】的后续
#什么时候黑水大佬还有青玄小天使才能上线啊XD
·
·
·
·
    春日的风轻轻拂过,吹动春天生机勃勃的树叶“沙沙”作响,吹动开满樱粉的古桃树落下漫天花雨,吹动刚刚化水的山泉作出叮叮咚咚的脆鸣,吹动古山漫天碧绿,吹动玄衣男子的翩翩衣角。


    男子抬头看看了天空,明媚的阳光不受丝毫阻拦,直直的包裹着人间。贺玄成鬼之后便不大喜欢这种明媚的感觉,但这一次,竟不觉得厌恶,潜意识里不该存在的感觉突兀的感染着身体,百年来久违的愉悦让他很是喜爱这种感觉。


    即便如此,他还是有点谨慎地打量着身处的这个环境。他不知道为什么,便突然来到这里,这个在自己多年记忆里未曾出现的地方,他不知道这是谁的恶作剧,亦或是自己的臆想,但总归,他还是留了几分心眼,在这个寂静无声的世界逛着。


    他不知道为什么,进入铜炉山之后便愈来愈冷静的谨慎感在这充满阳光、温暖的寂静的陌生世界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只知道,心里的某个角落在不断的告诉他‘在这里没有需要担心的地方’。


     很快,贺玄知道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他看到了这个世界中最大的树,甚至比那棵古桃树还要大,还要茂密。树叶层层叠叠,浓密却不显得厚重,阳光透过在光线映照下绿的透明的树叶间的罅隙,丝丝缕缕的光斑撒在地上。


    树荫底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紧裹的腰身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莹莹的光打在她的白衣。她只是静静地站在树荫下,却让人感觉神圣无暇。


    女子回头,看到了现在身后的男子,姣好的面容勾起一抹微笑,“明兄!”


    贺玄微微愣神。这种感觉像极了他顶替地师初次上天庭时遇见风师的感觉,一样的微微愣神,一样的怦然心动,一样的一见钟情。


    贺玄很想伸手抚一抚自己心头上的人,但那时至今仍挥之不去的悲恸让他不敢有所动作。他知道,师青玄已经死了,他他就死在了自己的怀中,用一种毫无生机的眼神,看着他,没有喜怒,没有哀乐。


    但是,这种虚妄的快乐让他又一次感受到了温暖——不是肌体上的温暖,而是空洞了多年的心被充满的温暖,他不想离开,即使早已知道这只是不切实际的梦境,即使早已知道这只是自己妄想虚构的幻境。


    然而,在他再上前一步时,身周的景象开始崩坏。远处的山林渐渐褪色,直至消失;身后的小路渐渐破碎,带着地面出现深不见底的沟壑;眼前的树开始加快了枯黄的速度,不过是一呼一吸的时间,却已枯死。眼前的人,一身纯白渐渐染上污垢,女相也变回了原身的男相,带着血迹的脸上不再出现曾经的笑容,只剩空洞的眸盯着他。


    一切分崩离析。


    贺玄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变回了自己最不想回忆起的那一天,漆黑的密室、疯笑的怪人、被手链锁紧的人。他想要救赎,却不能移动半分,只能眼睁睁看着师青玄在日复一日的沉默、挣扎中失去了最后一点生机。


    同样的痛苦经历了两遍,本应该没有那么大反应,却并非这样。贺玄不知道自己对师青玄的感情竟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失控地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了师青玄,用恨不得将他揉进骨子里的力气紧紧抱着。


    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


    他只能看着师青玄白的透明的身体真的变成透明,化作无数光点,消失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


    泪流满面,却无可奈何。


    贺玄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不知多久未曾出现过的泪水糊上视线。
   

评论
热度 ( 39 )
  1. 寺铭宇苦胆 转载了此文字

© 寺铭宇 | Powered by LOFTER